免费送彩金,免费送彩金不限ip,app自助领取彩金38

自己经历的鬼故事

首先我得申明,我所说的故事,全是我自己经历的,没有听说的,更没有瞎编,全是真实的原创故事,但有些故事很假,假到不是我自己经历的话我自己都不信,所以喃,有疑点大家讨论,可不要开骂哦。
其次:我不是道士,仅仅是个普通人,所以,每一个故事,都是拿命去换的,故而不会有网络上的小说那么精彩,那么的多,更新也会很慢,请大家理解。毕竟,对我来说,一个故事,就是一次生死的抉择。。
最后,我现在还活着,也就是说,这个帖子我会一直更新下去,当然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知道,因为,什么时候撞鬼不是我自己所决定的,或者说,什么时候回不来了,我也不知道。。。
废话完毕,既然想受精,那先来个主打,以后的故事根据时间发展更新,今天的故事叫:死亡班车(这个以前在这发过,但现在我找不到我的帖子了)
那是好几年前了,事情发生在我所在的小县城,那个时候我正在读大学,眼看着快开学了,我正准备着去学校的行李,就在出发前的头天晚上,我朋友给我送行,一群年青人喝酒喝到深夜,由于不同路,我告别朋友们后一个人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,感觉天冷飕飕的,今天街上咋一个人都没有呢?最起码车子总要过点吧。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,从车站外边经过的时候发现候车室里的灯,居然还亮着,我想到我的车票还没买,反正明天都要走了,既然还有人那就买吧,免的明天买不到。
于是我推开车站候车室的门走了进去,里边虽然亮着灯,但光线浑暗,我想,妈的,这车站啥时候变的这么小气了,灯都不开,也没多想什么,直接向售票窗口走去,里边坐着个长发MM,留海很长,再加上浑暗的灯光,我看不清楚她或者说是它的脸,还意*了下这MM胸还蛮大的,身材估计很8错,车站啥时候进的新MM啊,上回回来还没看见过呢。。边想边掏出钱包,买了一张早上六点半钟去省城的票就回家了。
回家后,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提着行李在车站准备上车,梦里的车子透漏着一股非常诡异的信息,梦中的我提着行李站在车子边上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突然猛地一抬头,发现班车的4个轮子怎么朝着天??轮子怎么跑车子顶上去了??车顶还不断地向外冒着黑气。
这时,突然出现一股力量想把我吸上车,可我就是不上去,正僵持着,被老爸叫醒了,醒来后我摇摇脑袋,发现5点了,按理说头天晚上的梦第二天是不可能记的住的,可我的梦一直很清晰,但当时我没把它当回事,提上行李和老爸一起来到车站。
到了车站后我发现,整个车站好象就我和老爸在,也没多想什么,推开门走进去,穿过候车室,经过上车通道到了车站停车场,一辆班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,我看着这班车老是觉得这车特邪门,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,我怀着疑惑走过去,和老爸一起把行李放行李箱中。上车前无意之中回了下头,哎,我们刚才通过的候车通道咋是锁着的喃?可能是记错了,走的不是这条通道吧我想。
于是,我走上车,第一感觉车上好冷啊,但寒意不是身理上的,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心里发出的寒意一样,车过道里的灯也开着,但好象车载电瓶的电量不足是咋的,灯光相当浑暗,看不清楚两边座位上乘客的脸,只看见左边坐的是老人,右边坐的是年青免费送彩金不限ip,快满了,还缺两个人,我心头还想,怪了,这车坐位置还分年纪琐?好吧,我坐在右边的两个空位上,刚准备和车下的老爸打招呼,猛然想起我头天晚上的梦,一股深深的恐惧从心里传出来,然后感觉到身体居然不能动了??!!我急了,这时候突然想起火影忍者的一个镜头,那个时候火影动漫刚刚出到中忍考试,那个镜头说的是佐助让大蛇丸吓着了,动不了,自己拿苦芜在大腿上一戳,借用疼痛还消除恐惧。我没苦芜,但有圆规,乘着手好象还能动,从随身挎的书包里摸出圆规,朝着大腿死命的来了一下,圆规扎进去后把我痛得跳起来,三步两步跳下车,居然还记得把行李从行李箱中拖出来,后来想来,这时候还能想着行李,实在太强悍了。。。
我拖行李的时候一对小男孩相约着走上了车,这对男孩好象有哪里没对,又一下想不起来,两男孩上车后车门碰一下关上了,然后缓缓的想外开去,老爸问我怎么了,我也不好说,直接给他说上错车子了。老爸没多想,带着我想回候车室等车,毕竟冬天的早上还是很冷的,由于是冬天,所以天一直都黑漆漆的,我们反身回候车室却发现:所有的通道居然都是锁着的!我圈圈你个叉叉,我骂了两句还以为是我们过了之后有人把门琐了呢,也没多想,既然你车子开出去了,候车室大门又是开着的,那我们走出去从大门进总可以了吧?
于是我们从停车场转个弯到车站大门,天呢,这铁门咋也是琐着的??!!怪了,我们咋进来的?那班车又是咋出去的??!!我和老爸只好回到台阶上坐着,这时候,天,渐渐的亮了。
一阵开门声传来,我和老爸起身走过去,都准备向问服务员兴师问罪了,结果进来的是两保安,保安就保安吧,估计就是这两龟儿子把我和老爸锁在这里的,我刚准备开口,结果保安直接把警棍摸出来指着我们喊小偷。。。
小,小偷???说我们?我和老爸彻底石化,两保安把我们带到保安室,扯了半天,干脆直接打了110,之后车站领导来了,我对他把事情说了一遍,可他却说7点半以前根本就没车,我把车票摸出来,还好,没变草纸,确实是车站上的票,拿去对还可以和售票室里的车票本相吻合,但站长问遍了售票员,没人昨天晚上还在,怪了,那我车票谁卖给我的??这时,值班民警回来告诉我们,车站没损失,所有门窗没不好的痕迹,车站职工又能保证昨天晚上是一切都锁好才走了,而我们又说是我们来的时候门是开着的。。。
正争执不下的时候我当**局长的姨父进来了,他问明了情况就说,既然什么痕迹都没有,又没损失,你们又扯不清楚,那就先到这吧,等我们查清楚了再说,至于他两,我给他们做担保,他们不会做贼的。没不利证据,还有**局长的担保,这还有啥好说的,先放人吧。我和老爸出来后邀请姨夫下午来我家吃饭,他同意了,如果不是我父亲邀请姨夫吃饭的话,估计我只会认为,自己今天比较倒霉而已。而接下来的一件事,将这件事情彻底钉在了灵异二字之上。。。。
下午,姨父过来吃饭,老妈和姨妈在一边摆龙门阵,在酒桌上姨父说了句我终身难忘的话,他说:哎,最近这两天TMD忙死了,我爸问为啥,他说最近老是死人,他觉得哪里没对,但都有正常的死亡理由,比如下河洗澡淹死的,爬山上去耍,结果失足摔死的,吃药自杀的,还有大卡车飞跃高速公路护栏,把人家小汽车里的人压死的,天晓得公路中间那么高的隔离带货车是怎么飞过去的。感觉就象现实版的死神来了一样,好象还约着一起死。。。
这时候我灵光一闪,突然想起那两个男孩哪里不对了:一,吗的,没影子!二、他们是飘上车的,不是走上车的!难到?!
于是,我在边上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:总共死了28人,一半是老者,最后两个今天早上才报,是两个死一起的小男孩(那班车总共28个位置,坐满了,当然28人)一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坏了,果然,我姨夫慢慢放下酒杯,死死地瞪着我:说,你小子咋知道的这么清楚?你一定知道点什么,看来老子今天保错人了!
我草!开场白过去了后我就从头天晚上的梦说起,将我自己的想法也加上,一直说到姨父进保我们,然后还弱弱地补了一句:以后的事情,你都知道了?然后,我爸,我姨夫和我三人,大眼瞪小眼,彻底无语。
后来,不知道姨父咋向车站的人说的,车站站长给县委打了个报告要求换新车站,我姨父也说车站在老城区,流动人口又大,治安不好管云云,要求换个新车站,得到批准,建好新车站之后在新车站就再也没出现过这种事,原来的老车站拆了,建了个庙宇,供上菩萨,做为老年人活动中心使用了
后来我问姨父他的报告是咋写的,他说,还能怎么写?难到写实话?别说上头不信,就算信了,万一把国家秘密部门的人惹来了,你去招待还是我去招待?我缩了缩头,彻底无语。。。

作者:bbs.haha168.com社区 87659100lsd 发表于:2009-7-15
上一条笑话

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