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子名言大全500句,庄子经典名句语录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


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


来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


相视而笑,莫逆于心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;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。


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。


独善其身者,难成大事。


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


"泉涸 鱼相与处于陆 相呴以湿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"


无用之用,方为大用。


大知闲闲,小知间间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


巧者劳而智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。


哀莫大于心死,而人死亦次之。


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无用之用也。


天地与我并存,万物与我为一。


白玉不毁,孰为珪璋。(洁白的玉石若不剖开精心雕琢,哪能成为贵重的玉器呢?)


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,女子不来,水至不去,抱梁柱而死。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


"大知闲闲,小知间间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 【翻译】最有智慧的人,总会表现出豁达大度之态;小有才气的人,总爱为微小的是非而斤斤计较。合乎大道的言论,其势如燎原烈火,既美好又盛大,让人听了心悦诚服。那些耍小聪明的言论,琐琐碎碎,废话连篇。"


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逍遥于天地之间,而心意自得。


以天下为之笼,则雀无所逃。


节饮食以养胃,多读书以养胆。


"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 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 楚之南有冥灵者,以五百岁为春,五百岁为秋。 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。"


至乐无乐,至誉无誉。


尾生抱柱,至死方休。


谋无主则困,事无备则废。


肌肤若冰雪,绰约若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,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


哀莫大于心死


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


人生在世,恍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

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


"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 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"


夫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,万物之本也。


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


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


好面誉人者,亦好背而毁之。


莫逆于心,遂相与友。


井蛙不可语海,夏虫不可语冰。


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賷送。吾葬具岂不备邪?


时势为天子,未必贵也;穷为匹夫,未必贱也。贵贱之分,在于行之美恶。


夫道不欲杂,杂则多,多则扰,扰则忧,忧而不救。


真者,精诚之至也;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。


涸辙之鲋,相濡以沫,相煦以湿,曷若相忘于江湖。”


不忘其所始, 不求其所终。


有人之形,无人之情。有人之形,故群于人;无人之情,故是非不得于身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是鸟也,海运则将徒于南溟。南溟者,天池也。


圣人不死 大盗不止


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与其誉尧而非桀也,不如两忘而化其道。


无听之以耳,而听之以心。


天与地卑,山与泽平。

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,天下无道,圣人生焉。


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,定乎内外之分,辩乎荣辱之境,斯已矣。


忧喜更相接,乐极还自悲


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。唯止能止众止


同类相从,同声相应,固天理也。


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.


日方中方睨,物方生方死。


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适志舆!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舆?胡蝶之梦为周舆?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,此之谓物化~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(天地之间的大美,四时之间的序列,万物的生忘枯荣都是因为自然的伟力,生死存亡,浑然一体,生息繁衍,自然天成,这才是真正和谐。)


杀生者不死,生生者不生


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。可不慎邪?


随意漂流,不知道有何追求;任心狂放,不知道去向何方;无拘无束,游于无穷.我又知道什么.


盖之如天,容之如地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殆己!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。为善无近名,为恶无近刑,缘督以为经,可以保身,可以余生,可以养亲,可以尽年。


物物而不物于物,则胡可得而累邪!


天不为人之恶寒而辍冬,地不为人之恶辽远而辍广,君子不为小人匈匈也辍行。


彼窃钩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;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


道隐于小成,言隐于荣华


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。


不为福先,不为祸始。感而后应,迫而后动,不得已而后起


其耆欲深者,其天机浅。


"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无用之用也。 (人们都知道有用的用处,但不懂得无用的更大用处。)"


凡人心险于山川,难于知天。


"故跖之徒问于跖曰:“盗亦有道乎?”跖曰:“何适而无道邪?夫妄意室中之藏,圣也;入先,勇也;出后,义也;知可否,知也;分均,仁也。五者不备,而能成大盗者,天下未之有也。” (因此盗跖的门徒问盗跖说:“做大盗的也有法则吗?”盗跖回答说:“无论哪个地方都怎么会没有法则呢?凭空猜想屋里储藏着多少财物,这就是聪明;带头先进入屋里的,就是勇;最后退出屋子的,就是义;酌情判断是否动手的,就是智;分赃均等的,就是仁。这五种不具备而成为大盗的,天下是决不会有的。”)"


一气之变,所适万形


通于一而万事毕


巧者劳而知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,饱食而敖游, 若不系之舟,虚而敖游者也!


至人之用心若镜,不将不迎,应而不藏,故能胜物而不伤。


"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;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。 (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识却是无限的。要想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,便会感到很疲倦;既然如此还要不停地去追求知识,便会弄得更加疲困不堪!"


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与其誉尧而非桀也,不如两忘而化其道。(泉水干涸了,两条鱼都暴露在湖底的干泥里等死,只能吐出一点水泡来相互湿润,延续生命。这虽然很动人和高尚,但是对于鱼来说,最好的情况却不是用死亡来相互表达忠诚和友爱,鱼最希望的是遨游在大江大湖中,即使彼此谁都不认识谁。)


举世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非之而不加沮。(世上的人都赞誉他,他不会因此而特别努力,世上的人都非难他,他不会因此更加沮丧。)


以天下为沉浊,不可与庄语。


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


汝非吾,焉知吾思。


巧者劳而智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,饱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。


"忘足,履之适也;忘要,带之适也;知忘是非,心之适也;不内变,不外从,事会之适也。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,忘适之适也。 忘却脚,什么样的鞋子都适合;忘却腰,什么样的带子都适合;忘却是非之争,心里就感到舒畅;内心不变,不屈从外物,遇到什么事情都舒适。开始时舒适,而且一直处于舒适之中,这是忘掉舒适的舒适。"


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肤若冰雪,绰约如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;乘云气,御飞龙,而游乎四海之外。


两喜必多溢美之言,两怒必多溢恶之言。


不仁则害人,仁则反愁我身;不义则伤彼,义则反愁我己。


天地与我共生,万物于我为一


无有所将,无有所迎。


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


独与天地精神往来


"其嗜欲深者,其天机浅 一个人的嗜好欲望太多的话,他的本性智慧就会被遮蔽。"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


"褚小者不可以怀大,绠短者不可以汲深。 译文:小的袋子不能拿来装大东西,短的绳子不能用来提深井的水。"


相与于无相与,相为于无相为。


为事逆之则败,顺之则成。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


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。


以无厚入有间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。


"夫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佚我以老,息我以死。故善生者,乃所以善死也。 (大自然给我形体,用生使我操劳,用老使我清闲,用死使我安息。所以称善我生存的,也同样称善我的死亡。"


庄子说:“虽富贵,不以养伤身;虽贫贱,不以利累形。”


庄子曰:“鯈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。”惠子曰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庄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自矣;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!”


若夫不刻意而高,无仁义而修,无功名而治,无江海而闲,不道引而寿,无不忘也,无不有也,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;此天地之道,圣人之德也。


薪尽火传,不知其尽。


人能虚己以游世,其孰能害之!


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。


物固有所然,物固有所可。无物不然,无物不可。


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变,以游无穷。


凡外重者内拙。


"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。福轻乎羽,莫之知载;祸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 (天下有道,圣人可以成就事业;天下无道,圣人只能保全生命。现在这个时代,仅仅可以避开刑戮。幸福不过像羽毛那样轻,不知怎样才可以去承受;祸患重得像大地一样,不知怎样才能避免。)"


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;鼹鼠饮河,不过满腹


且夫得者,时也;失者,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。


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.


北海若曰: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今尔出于崖涘,观于大海,乃知尔丑,尔将可与语大理矣。


“语之所贵者意也,意有所随。意之所随者,不可以言传也。”


"濠梁之辩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庄子曰:“鲦鱼出游从容,是鱼乐也。”惠子曰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庄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,子固非鱼也,子不知鱼之乐,全矣。”庄子曰:“请循其本。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,我知之濠上也。”"


"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 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"


存而不论,论而不议,议而不辩。


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;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。


“至道之精,窈窈冥冥;至道之极,昏昏默默。”


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所至极邪?其视下也,亦若是则已矣。


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,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?


虚者,心斋也。


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也。来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。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焉。


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岁为春,以八千岁为秋。


梦饮酒者,旦而哭泣;梦哭泣者,旦而田猎。方其梦也,不知其梦也。


"愚医治驼 昔有医人,自媒能治背驼,曰:""如弓者,如虾者,如曲环者,廷吾治,可朝治而夕如矢。""一人信焉,而使治驼。乃索板二片,以一置地下,卧驼者之上,又以一压焉,而即屣焉。驼者随直。亦复随死。其子欲鸣诸官。医人曰:""我业医驼,但管人直,哪管人死!"""


礼义法度者,应时而变者也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彼无故以合者,则无故以离。


人之生也,与忧俱生。


天机不可泄露


判天地之美,析万物之理


谐之言曰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”


凤兮凤兮,何如德之衰也,往事不可追,来世不可待也。


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,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,此谓诚忘。


“以指喻指之非指,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;以马喻马之非马,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。”


人不忘其所忘,而忘其所不忘,是谓诚忘。


我宁愿游戏于草泽污泥之中自得其乐,不愿置身于国家而身不由己。


浮生若梦,若梦非梦。浮生何如?如梦之梦。人生如梦,梦醒时分,已至尽头。


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。


悲乐者,德之邪;喜怒者,道之过;好恶者,心之失。


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而不虚


天道运而无所积,故万物成;帝道运而无所积,故天下归;圣道运而无所积,故海内服。


子非鱼焉知鱼之乐。


野马也 尘埃也 生物之以息相吹也


万物云云,各复其根,各复其根而不知。浑浑沌沌,终身不离。若彼知之,乃是离之。无问其名,无窥其情,物固自生。


以其至小,求穷其至大之域,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。


直木先伐,甘井先竭。


大道不称,大辩不言,大仁不仁,大廉不嗛,大勇不忮。道昭而不道,言辩而不及,仁常而不成,廉清而不信,勇忮而不成。


光而不耀,淡而不漠。


过而弗悔,当而不自得。


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!故曰: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


"水静犹明, 而况精神。"


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,不谴是非,以与世俗处。


夫大块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俟我以老,息我以死,故善我生者,乃所以善吾死也。


无为为之之谓天,无为言之之谓德。


同类相比,同声相应,固天理也


鹏之徙于南冥者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


举世而誉之,而不加劝;举世而非之,而不加沮。


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,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。


得者,时也;失者,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。超然物外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者,智也!


莫若以明 辩无胜


但解消摇化蝴蝶,不须富贵慕蚍蜉。


饱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。


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,广莫之野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


泛爱万物,天地一体也。


无厚不可积也,其大千里。


"夫以利合者,迫穷祸患害相弃也 因为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人,必然会因为遇到困难、灾祸而互相抛弃。 以名利为出发点的友谊,会因利益关系的结束而结束,真正的友情,来自相同的志趣和人生理想。"


德无不容,仁也。


以道观之,物无贵贱;以物观之,自贵而相贱;以俗观之,贵贱不在己。


国之利器不可示于人


大象无形,大音希声。


何谓真人?古之真人不逆寡,不雄成,不谟士。若然者,过而弗悔,当而不自得也。若然者,登高不栗,入水不濡,入火不热。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。古之真人,其寝不梦,其觉无忧,其食不甘,其息深深。真人之息以踵,众人之息以喉。屈服者,其嗌言若哇。其耆欲深者,其天机浅。古之真人,不知说生,不知恶死;其出不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来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终;受而喜之,忘而复之,是之谓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。是之谓真人。若然者,其心志,其容寂,其颡;凄然似秋,暖然似春,喜怒通四时,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。


不知周知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


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。


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殆矣。


"夫随其成心而师之,谁独无师乎? (以自己的成见作标准,谁没有标准呢?)"


"“原文”世俗之人,皆喜人之同乎己而恶人之异于己也。 “译文”世俗上的人,都喜欢别人和自己相同而讨厌别人和自己不同。"


不累于俗 不饰于物


知北游于玄水之上,登隐弅之丘,而适遭无为谓焉。知谓无为谓曰:“予欲有问乎若:何思何虑则知道?何处何服则安道?何从何道则得道?”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。非不答,不知答也。知不得问,反于白水之南,登狐阕之上,而睹狂屈焉。知以之言也问乎狂屈。狂屈曰:“唉!予知之,将语若。”中欲言而忘其所欲言。知不得问,反于帝宫,见黄帝而问焉。黄帝曰:“无思无虑始知道,无处无服始安道,无从无道始得道。”知问黄帝曰:“我与若知之,彼与彼不知也,其孰是邪?”黄帝曰:“彼无为谓真是也,狂屈似之,我与汝终不近也。夫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故圣人行不言之教。道不可致,德不可至。仁可为也,义可亏也,礼相伪也。故曰:‘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义,失义而后礼。’礼


南海之帝为儵(shū)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。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,浑沌待之甚善。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,曰:人皆有七窍,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,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


旧说云天河与海通,近世有人居海渚者 年年八月 有浮槎来去 不失期


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,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,是以大乱。


独天地精神往来,而不傲倪于万物


世人皆知有用之用,莫知无用之用。


臣之剑,十步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
"举世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称赞他,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加努力,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他,他也不会因此而灰心丧气。"


天地一指也,万物一马也。


《诗》以道志,《书》以道事,《礼》以道行,《乐》以道和,《易》以道阴阳,《春秋》以道名分。


存乎人者,莫良于眸子,眸子不能掩其恶。


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


是亦彼也,彼亦是也,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


大同而与小同异,此之谓小同异;万物毕同毕异,此之谓大同异。


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


夫以利合者,迫穷祸患相弃也;以天属者,迫穷祸患相收也。且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


夫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, 而太山为小; 莫寿乎殇子, 而彭祖为夭。


"“原文”道行之而成,物谓之而然。 “译文”道路是由人走出来的,事物是因为人们如此称呼而形成的。"


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;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古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,而后乃今培风;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,而后乃今将图南。


四方上下为宇,古往今来为宙。


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,笃于时也。


鉴明则尘垢不止,止则不明也。久与贤人处则无过。


"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;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 精义入神,以致用也;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 过此以往,未之或知也;穷神知化,德之盛也。"


堕肢体,黜聪明,离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谓坐忘。


“得其环中,以应无穷”


以瓦注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殇``````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则重外也。凡重外者内拙。


因其所大而大之,则万物莫不大,因其小而小之,则万物莫不小。知天地只为稊米也,知毫末之为丘山也,则差数睹也。


若一志,无听之以耳,而听之以心;无听之以心,而听之以气。耳止于听,心止于符?气也者,虚而待物者也。唯道集虚。虚者,心斋也。


曰:“天子之剑,以燕谿石城为锋,齐岱为锷,晋魏为脊,周宋为镡,韩魏为夹;包以四夷,裹以四时,绕以渤海,带以常山;制以五行,论以刑德;开以阴阳,持以春秋,行以秋冬。此剑,直之无前,举之无上,案之无下,运之无旁,上决浮云,下绝地纪。此剑一用,匡诸侯,天下服矣。此天子之剑也。”


庄子将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庄子曰:“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。吾葬具岂不邪?何以加此!”


若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已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


帝王之功,圣人之余事也。


时势为天子,未必贵也;穷为匹夫,未必贱也。


指穷于为薪,火传也,不知其尽也。


大道不称,大辩不言,大仁不仁,大廉不谦,大勇不忮。


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。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


且举世欲之而不加劝,举世非之而不加沮。


"以强凌弱,以众欺寡,扰序之辈,操纵天下, 误导后世,衣冠楚楚,装模作样,实为富贵, 为大盗者。"


死生亦大矣,而不得与之变;虽天地覆 坠,亦将不与之遗;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,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。(死生问题够大了吧,不会触动他的内心, 影响他的行为。天塌下来,地陷下去,也不会使他有失落 感。他不假借什么等待什么,所以内心安定,不随外物变 化。外物不管怎样变化,小变化双脚变独脚,大变化桑田变沧海,他都不理睬,仍坚守自己的观点。)


"诱然皆生,而不知其所以生。同焉皆得,而不知其所以得。 天下万物都不知不觉地生长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长,同样都不知不觉地有所得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所得。"


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,而我犹代子,吾将为名乎?名者,实之宾也,吾将为宾乎?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,不过满腹。归休乎君!予无所用天下为。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。


形固可使如槁木,心固可使如死灰


强辩之才足以拒敌取胜,狡辩之才可以文过饰非。


道恶乎隐而有真伪。言恶乎隐而有是非。道恶乎往而不存。言恶乎存而不可。


天地与我并生,而万物与我为一。


"适莽苍者,三餐而返,腹犹果然; 适百里者,宿舂粮; 适千里者,三月聚粮。"


人生有涯,而梦,无边无际


知人之所为也,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,是知之盛也。(人生有限,因此知识也有限。人应该自知此有限,自安于此有限,慎勿把有限的 知 来侵犯妨害到此有限外之无限的“不知”。这是人类知识最高的可能,亦是人类知识所最应有的警觉。人若强不知以为知,要试图侵越此知之限界,则横在人生前面的只是一个危殆。)


"以众小不胜为大盛 (在一些小问题上,不与世俗之人争胜负,而在大的方面取得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)"


浮生若梦,若梦非梦。浮生何如?如梦之梦。方其梦也,不知其梦也。


大知闲闲,小知间间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其寐也魂交,其觉也形开;与接为搆,日以心斗:缦者,窖者,密者。小恐惴惴,大恐缦缦。其发若机栝,其司是非之谓也;其留如诅盟,其守胜之谓也。其杀若秋冬,以言其日消也;其溺之所为之,不可使复之也;其厌也如缄,以言其老洫也;近死之心,莫使复阳也。喜怒哀乐,虑叹变慹,姚佚启态。乐出虚,蒸成菌。日夜相代乎前,而莫知其所萌。已乎,已乎!旦暮得此,其所由以生乎!


浮游不知所求,猖狂不知所往。游者鞅掌,以观无妄。


达生之情者,不务生之所无以为;达命之情者,不务命之所无奈何.


不为轩冕肆志,不为穷约趋俗


爱人利物之谓仁


"2. 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 【翻译】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识是无限的。用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学习之中。 3. 且夫⑴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【翻译】如果水积的不深不厚,那么它就没有力量负载大船。从大舟与水的关系看,我们至少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:求大学问,干大事业,必须打下坚实、深厚的基础。"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


意之所随者,不可以言传也。


圣人假物以游世。


不怒者善战,不惧者善胜。


自事其心者,哀乐不易施乎前,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


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


"有机械者必有机事,有机事者必有机心。机心存于胸中,则纯白不备,纯白不备,则神生不定;神生不定者,道之所不载也。 【翻译】:有了机械,就会产生机巧之事;有了机巧之事,就会产生机巧之心;机巧之心放在胸中,就会破坏纯白的品质。不具备纯白的品质,就会心神不定,心神不定的人,就会被道所抛弃。功利机巧的确是坏事害人的东西。"


我知天下之中央,燕之北,越之南也。


世之所贵道者,书也。书不过语,语有贵也。语之所贵者意也,意有所随。意之所随者,不可以言传也,而世因贵言传书。世虽贵之,我犹不足贵也,为其贵非其贵也。故视而可见者,形与色也;听而可闻者,名与声也。悲夫!世人以形色名声为足以得彼之情。夫形色名声果不足以彼之情,则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而世岂识之哉?


为善无近名,为恶无近刑,缘督以为经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养亲,可以尽年。


一尺之棰,日取其半,万世不竭。


今子有五石之瓠,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,而忧其瓠落无所容?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。


忘年忘义,振于无竟,故寓诸无竟。


儒、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则莫若以明。——我们伟大的毛爷爷说过: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,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。这句话的灵感是不是来源于庄子这句?


夔怜蚿,蚿怜蛇,蛇怜风,风怜目,目怜心。


无心而为才能快意人生完成一场逍遥游


吾将曳尾于涂中。


吾生有崖,而知无崖,以有崖求无崖,殆哉矣。


凡事若小若大,寡不道以欢成。事若不成,则必有人道之患;事若成,则必有阴阳之患。若成若不成而无后患者,唯有德者能之。


忘足履之适也 忘腰带之适也 知忘是非 心之适也


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,孰知其纪?人之生,气之聚也;聚则为生,散则为死。


"巧者劳而智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,饱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,虚而遨游者也。 {翻译} 有技巧的人劳累,聪明的人忧虑,没有本事的人没有追求.吃饱了四处闲逛,就像没有被固定的小船."


南方无穷而有穷。


"古之所谓隐士者,非伏其身而弗见也,非闭其言而不出也,非藏其知而不发也,时命大谬也。 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,返一无迹;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,则深根宁极而待,此存身之道也。"


诸侯之剑,以知勇士为锋,以清廉士为锷,以贤良士为脊,以忠圣士为镡,以豪杰士为夹。此剑,直之亦无前,举之亦无上,案之亦无下,运之亦无旁;上法圆天以顺三光,下法方地以顺四时,中和民意以安四乡。此剑一用,如雷霆之震也,四封之内,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。此诸侯之剑也。


"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 (泉水干了,好多鱼被困在陆地上,相互用嘴吐气,用吐沫相互沾湿,这就莫如在江湖中生活自由自在,相互忘掉。)"


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。


适百里者,宿舂粮;适千里者,三月聚粮。


"不耕而食,不织而衣,摇唇鼓舌, 搬弄是非,蛊惑君主,迷失人性。"


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咰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
人之生,气之聚也。聚则为生,散则为死。


世俗之人,皆喜人之同乎己,而恶人之异于己也。


静而圣,动而王。


忘足,履之适也;忘要,带之适也;知忘是非,心之适也;不内变,不外从,事会之适也。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,忘适之适也。


梦饮酒者,旦而哭泣;梦哭泣者,旦而田猎。方其梦也,不知其梦也。梦之中又占其梦焉,觉而后知其梦也。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,而愚者自以为觉,窃窃然知之。“君乎!牧乎!”固哉!丘也与女皆梦也,予谓女梦亦梦也。是其言也,其名为吊诡。万世之后而一遇大圣知其解者,是旦暮遇之也。


故知止其所不知,至矣。孰知不言之辩,不道之道?若有能知,此之谓天府。注焉而不满,酌焉而不竭,而不知其所由来,此之谓葆光


汝不知夫螳螂乎?怒其臂以当车辙,不知其不胜任也,是其才之美者也。


“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;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无用之用。”


至人之用心若镜,不将不逆,应而不藏,故能胜物而不伤。


养志者忘形,养形者忘利,致道者忘心矣。


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亏也。道之所以亏,爱之所以成。


"“原文”指穷于为薪,火传也,不知其尽也。 “译文”烛薪的燃烧是有穷尽的,而火的传递却是没有穷尽的时候。"


夫水行不避蛟龙者,渔人之勇也。陆行不避兕虎者,猎夫之勇也。白刃交于前,视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


"大知之士,小知之士,亦如天籁之与地籁和人籁,各 有各的层次。 大知闲散,心宽气缓,灵活稳健,给人方便。 小知干练,眼珠直转,器窄量浅,整天盘算。"


"我选择,早睡,早起,早出,早归 我选择,冷粥,破砚,晴窗"


上古有大椿者,八千岁为椿,八千岁为湫。


中国之君子,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 释义:中原的君子,明白礼仪仁义的含义,却不能知道知晓人的心理、心灵.


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!


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,无誉无訾,一龙一蛇,与时俱化,而无肯专为;一上一下,以和为量,浮游乎万物之祖,物物而不物于物,则胡可得而累邪!


故曰,夫恬淡寂寞,虚无无为,此天地之平,而道德之质也。


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,近使之而观其敬,烦使之而观其能,卒然问焉而观其知,急与之期而观其信,委之以财而观其仁,告之以危而观其节,醉之以酒而观其侧,杂之以处而观其色。九征至,不肖人得矣。


善养生者,若牧羊然;视其后者两鞭之。


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。


狙公赋茅,曰:“朝三而暮四。”众狙皆怒。曰:“然则朝四而暮三。”众狙皆悦。


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渊,而骊龙颔下,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;使骊龙而寤,子尚奚微之有哉!


"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焉" 【你又不是鱼儿 怎么知道鱼儿快不快乐?】


小人甘以艳。


未始有物。


物物而不物于物


“不同同之之谓大”


小知不及大知,小年不及大年。


富则多事,寿则多辱


“行不崖异之谓宽”


为善无近名,为恶无近刑。


古之真人,不知说生,不知恶死;其出不欣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来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终;受而喜之,忘而复之。是之谓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,是之谓真人。


自状其过,以不当亡者众,不状其过,以不当存者寡,知不可奈何,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。游于羿之彀中。中央者,中地也:然而不中者,命也。


长者不为有余,短者不为不足。是故凫胫虽短,续之则忧;鹤胫虽长,断之则悲


今日适越而昔来。


若夫万物之情,人伦之传则不然:合则离,成则毁 ,廉则挫,尊则议,有为则亏,贤则谋,不肖则欺。胡可得而必乎哉 !悲夫,弟子志之,其唯道德之乡乎!


弦歌不辍


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。材与不材之间,似之而非也,故未免乎累。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。无誉无訾,一龙一蛇,与时俱化,而无肯专焉;一上一下,以和为量,浮游乎万物之祖;物物而不物于物,则胡可得而累邪!


以火救火,以水救水,名之曰益多。


丧己于物,失性于俗者,谓之倒置之民


"“原文”夫帝王之德,以天地为宗,以道德为主,以无为为常。 “译文”帝王的德行,以天地为根本,以道德为中心,以顺应无为而治为常规。"


"惠子相梁 惠子相梁,庄子往见之。或谓惠子曰:“庄子来,欲代子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国中三日三夜。庄子往见之,曰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,子知之乎?夫鹓发于南海,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于是鸱得腐鼠,鹓过之,仰而视之曰:‘吓!’今子欲以子之粱国而吓我邪?”"


"尧不仁慈舜不孝顺,禹劳干瘦商流国君, 武王伐纣文王囹圄,世人典范实迷真性, 忠巨莫过比干子胥,子胥沉江比千挖心, 所谓忠良此乃笑柄,以上之人不值尊崇。"


"“原文”天下之非誉,无益损焉,是谓全德之人哉! “译文”天下人的非议和赞誉,对于他们既无增益又无损害,这就叫做德行完备的人啊!"


万物方生方死


庄子提出要容物。心胸要大些,才能承受无奈的羞辱。眼光敏锐叫“明”,耳朵灵敏叫“聪”,鼻子灵敏叫“膻”,口感灵敏叫“甘”,心灵透彻叫“智”,聪明贯达叫“德”。大凡道德总不希望有所壅塞,壅塞就会出现梗阻,梗阻而不能排除就会出现相互践踏,各种祸害就会随之而起。物类有知觉靠的是气息,假如气息不盛,那么绝不是自然禀赋的过失。自然的真性贯穿万物,日夜不停,可人们常常堵塞自身的孔窍。内心不能游于自然,那么人体官能就会出现纷扰。森林山丘之所以适宜于人,也是由于人们内心促狭不爽比较出来的。简单来说,修身养性,摆脱驰世逐物的困局,要学习森林。广阔的森林里,植物繁密而错落有致;我们的内心也要有空虚,因为有空虚方能容物,方能排忧解难。


“德成之谓立”


“循于道之谓备”


"节饮食以养胃,多读书以养胆。 谋无主则困,事无备则废。 好面誉人者,亦好背而毁之。 狗不以善吠为良,人不以善言为贤。 夏虫不可语冰,井蛙不可语海。"


"东郭子问于庄子曰:“所谓道,恶乎在?”庄子曰:“无所不在。”东郭子曰:“期而后可。”庄子曰:“在蝼蚁。”曰:“何其下耶?”曰:“在稊稗。”曰:“何其愈甚耶?”曰:“在屎溺。”东郭子不应。 翻译 东郭子向庄子请教:“所谓道,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呢?”庄子说:“道无所不在。”东郭子说:“必定得指出具体存在的地方才可以吧。”庄子说:“在蝼蚁之中。”东郭子说:“怎么处在这样低下卑微的地方?”庄子说:“在稊稗之中。”东郭子说:“怎么越发低下了呢?”庄子说:“在砖瓦之中。”东郭子说:“怎么越来越低下呢?”庄子说:“在大小便里。”东郭子无语了。"


彼是莫得其偶,谓之道枢。枢始得其环中,以应无穷。


“天有大美而不言……是故至人无为,大圣不作,观于天地之谓也。”


夫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,虽盗跖与伯夷,是同为淫僻也。


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,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。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实之蕲生乎!


我讳穷久矣,而不免,命也;求通久矣,而不得,时也。


察乎安危,宁于祸福,谨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


庄子将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庄子曰:“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。吾葬具岂不备邪?何以加此!”弟子曰:“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。”庄子曰:“在上为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。”


彼出于是,是亦因彼。


此虽免乎行,犹有所待者也


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。自喻适志与!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


美而不自知,吾以美之更甚。


古之人,外化而内不化


"若不需磨砺心志而自然高洁,不需倡导仁义而自然修身,不需追求功名而天下自然得到治理,不需避居江湖而心境自然闲暇,不需舒活经络气血而自然寿延长久,没有什么不忘于身外,而又没有什么不据于自身。 宁寂淡然而且心智从不滞留一方,而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汇聚在他的周围。 这才是像天地一样的永恒之道,这才是圣人无为的无尚之德。"


“两臂重于天下”。


秉承于自然,受命于天,人偶然来到世上为应时而生,偶然离开人世,谓顺依而死。安于天理和常分,顺从自然和变化,哀伤与欢乐都不能进入心怀,古人称之自然解脱,好似解除倒悬之苦之苦似的。


天下皆善之而不加劝,天下皆非之而不加沮


逍遥,无为也。


"黄鼠狼俯伏在暗处,恭候鼠辈出来游玩, 出来 一只,便扑上去,东西跳跟,上下追赶,只顾捕捉住鼠, 不顾自身危险。 结局却是老鼠脱逃,自己反而触动机关, 落入捕网,死得悲惨。 再说那传闻的牦牛吧,庞然大物, 好像天际的云。 说大也够大的了,奈何是个大笨蛋,不会捕鼠, 不像黄鼠狼,聪明又敏捷。 现在先生你有大树 嫌弃它不中用, 为什么不移植到那辽阔 而寂静的土地上去呢? 在它的绿荫下,在它的巨柯旁, 你漫游,你清玩,深入无为之境, 你闲躺,你安睡,获得 逍遥之乐。 你将同它一样,不会挨刀短命,不会受害遭灾, 不会被人认为有用处。 你若这样做了,就能活得自由自在, 不会再有人生的艰难痛苦了。"


彼无故以合者,则无故以离。


儒以《诗》、《礼》发冢,大儒胪传曰:“东方作矣,事之何若? ”小儒曰:“未解裙襦,口中有珠。”“《诗》固有之曰:‘青青之 麦,生于陵陂。生不布施,死何含珠为?’接其鬓,压其秽,儒以金椎控其颐,徐别其颊,无伤口中珠 。”——庄子这个老王八蛋,这句话把所有读书的识字的都骂了。骂了你还无从狡辩,谁敢说学到的东西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观点——相当于死人嘴里的珠子——哪个不是“盗墓贼”从死人嘴里掏出来的?


良庖岁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,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。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


"“原文”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,入则鸣,不入则止;无门无毒,一宅而寓于不得已,则几矣。 “译文”如果能够进入到追名逐利的环境中遨游而不为名利地位所动,君主能采纳你的意见就说,不能采纳你的意见就不说。不去寻找仕途的门径,也不向世人提示索求的标的,心思凝聚全无杂念,把自己寄托于无奈何的境域,那么差不多合于“心斋”的要求了。"


绝迹易,无行地难。为人使易以伪,为天使难以伪。


提刀而立,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。


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,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。岂唯形骸有聋盲哉?夫知矣有之。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尽。与物相刃相靡,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,不亦悲乎?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,可不哀邪!人谓之不死,奚益!其形化,其心与之然,可不谓大哀乎?


知道者必达于理,达于理者必明于权,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。至德者,火弗能热,水弗能溺,寒暑弗能害,禽兽弗能贼。非谓其薄之也,言察乎安危,宁于祸福,谨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。


逸卓于群,可谓美好。


至人用心如镜,不将不迎,应而不藏,故能胜物而不伤。


"荃者所以在鱼,得鱼而忘荃 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 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 吾安得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?"


"圣人之静也,非曰静也善,故静也。 万物无足以挠心者,故静也。"


臣之所好者道也,进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时,所见无非全牛者;三年之后,未尝见全牛也;方今之时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,官知止而神欲行。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


圣人以必不必,故无兵;众人以不必必之,故多兵。


心如枯槁之木,观天地之大美,游人间之虚舟,身如不系之舟,材与不材之间,顺人而不失己


忘己之人,是之谓入于天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 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!


"知效一官,行比一乡, 德合一君,而征一国。"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;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是鸟也,海运则将徙于南冥,——南冥者,天池也。《齐谐》者,志怪者也。《谐》之言曰:“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”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其远而无所至极邪?其视下也,亦若是则已矣。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,置杯焉则胶,水浅而舟大也。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故九万里,则风斯在下矣,而后乃今培风;背负青天,而莫之夭阏者,而后乃今将图南。蜩与学鸠笑之曰:“我决起而飞,抢榆枋而止,时则不至,而控于地而已矣,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


生为附赘悬疣,死为决疣溃痈。


真者,精诚之至也。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。故强哭者,虽悲不哀;强怒者,虽严不威;强亲者,虽笑不和。


可以言论者,物之粗也;可以意致者,物之精也。言之所不能论,意之所不能察致者,不期精粗焉。


连环可解也。


"圣人之静也,非曰静也善,故静也。 万物无足以挠心者,故静也。 水静则明烛须眉,平中准,大匠取法焉。水静犹明,而况精神!圣人之心静乎!天地之鉴也,万物之镜也。夫虚静恬淡,寂寞无为者,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。故帝王圣人休焉。休则虚,虚则实,实则伦矣。虚则静,静则动,动则得矣。静则无为,无为也,则任事者责矣。无为则俞俞。俞俞者,忧患不能处,年寿长矣。夫虚静恬淡,寂寞无为者,万物之本也。"


禹之时,十年九潦,而水弗为加益;汤之时,八年七旱,而崖不为加损。


齐万物以为首,曰:"天能覆之而不能载之,地能载之而不能覆之,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辩之。"知万物皆有所可,有所不可。故曰:"选则不遍,教则不至,道则无遗者矣。"


圣人不由,而照之于天,亦因是也。


庶人之剑,蓬头突髻垂冠,曼胡之缨,短后之衣,瞋目而语难。相击于前,上斩颈领,下决肝肺,此庶人之剑,无异于斗鸡,一旦命已绝矣,无所用于国事。

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。福轻乎羽,莫之知载;祸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


道人不闻,至德不得,大人无己。


不仁则害人,仁则反愁我身;不义则伤彼,义则反愁我己。我安逃此而可?此三言者,趎之所患也,愿因楚而问之


于事无与亲,雕琢复朴,块然独以其形立。纷而封哉,一以是终。


不与别人计较 常宽容于物,不削于人,可谓至极。


至人神矣!大泽焚而不能热,河汉冱而不能寒,疾雷破山、飘风振海而不能惊。


平易恬淡,则忧患不能入,邪气不能袭。


众人重利,廉士重名,贤士尚志,圣人贵精。


相敬如宾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吾身也有涯,而知无涯。


百尺之锤 日取其半 万事不竭


其嗜欲深者,其天机浅。 (欲望越深的人,其天赋和智慧就越少。)


《外物》的思想主旨其实就是一句话:外在事物不可能有客观确定的标准。现实与理想始终有差距:一是客观事物本身是不确定的,人的活动受客观条件制约;二是人对客观事物的判断是非难定,对错难分;三是每个人对自己命运的判断也是各不相同,期望也不同。


吞舟之鱼,荡而失水,蚁能苦之
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


"“夫天下之所尊者,富、贵、寿、善也; 所乐者,身安、厚味、美服、好色、音声也; 所下者,贫贱、夭恶也; 所苦者,身不得安逸,口不得厚味,形不得美服,若不得者,则大忧以惧,其为形也亦愚哉!”"


有在蜗牛的左触角上建立国家的,名字叫作触氏;有在蜗牛的右触角上建立国家的,名字叫作蛮氏。两国经常因为争夺土地而掀起战争,死在战场的尸首就有几万具,他们追赶败兵,十五天才能够返回来。庄子借这个故事所隐喻的是,世人所认为是大事的,名利,地位,金钱,世人为之争执不休。在真正大气的人看来,不过都是"蜗角之利"。


“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?”


哀莫大于心死,而人死其次之。


去小志而大志明。


“是故滑疑之耀,圣人之所图也。”


以天下为沈浊,不可与庄语,以卮言为曼衍,以重言为真,以寓言为广。


圣人之静也,非曰静也善,故静也;万物无足以铙心者,故静也。水静则明烛须眉,平中准,大匠取法焉 。水静犹明,而况精神!圣人之心静乎!天地之鑑也,万物之镜也。


忘其肝胆,遗其耳目,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,逍遥乎无事之业,是谓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。


子独不见狸牲乎,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,东西跳梁,不辟高下。王犹不堪,况尔小丑乎?


古之真人,其状义而不朋,若不足而不承;与乎其觚而不坚也,张乎其虚而不华也;邴邴乎其似喜乎!崔乎其不得已乎!滀乎进我色也,与乎止我德也;厉乎其似世乎,謷乎其未可制也;连乎其似好闭也,悗乎忘其言也。


古之人,其知有所至矣。恶乎至,有以为未始有物者,至矣,尽矣,不可以加矣!其次以为有物矣,而未始有封也。其次以为有封焉,而未始有是非也。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亏也。


以道观之,物无贵贱。以物观之,自贵而相贱。以俗观之,贵贱不在己。以差观之,因其所大而大之,则万物莫不大;因其所小而小之,则万物莫不小;知天地之为稊米也,知豪末之为丘山也,则差数矣。以功观之,因其所有而有之,则万物莫不有;因其所无而无之,则万物莫不无;知东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无,则功分定矣。以趣观之,因其所然而然之,则万物莫不然;因其所非而非之,则万物莫不非


乘夫莽眇之鸟,以出六极之外,而游无何有之乡,以处圹垠之野


以道观之,物无贵贱。以物观之,自贵而相贱。以俗观之,贵贱不在己。以差观之,因其所大而大之,则万物莫不大;因其所小而小之,则万物莫不小;知天地之为稊米也,知豪末之为丘山也,则差数矣。


外物不可必,故龙逢诛,比干戮,箕子狂,恶来死,桀 纣亡。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,而忠未必信,故伍员流于 江,苌弘死于蜀,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。


"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。福轻乎羽,莫之知载;祸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 【天下有道,圣人可以成就事业;天下无道,圣人只能保全生命。现在这个时代,仅仅可以避开刑戮。幸福像羽毛那样轻无,不知怎样才可以去承受;祸患像大地那样沉重,(我)不知怎样才能避免?】 【庄子一直以无用为大用,无道之时为这个社会奔波或者说奉献就是找死,所以无道之时宁为樗树,不可裁不可截但却好好长着,没人会砍它。】"


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


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终;受而喜之,忘而复之,是之谓不以心损道,不以人助天。


物而不物,故能物物


是故高言不止于众人之心;至言不 出,俗言胜也。


"以利合者,迫穷祸患害相弃也。 以天属者,迫穷祸患害相收也。"


俩人只穿头发和彼此能遮体吗?俩人只吃彼此的身体只喝彼此的口水能果腹吗?


"北海若曰:「知道者必达于理,达于理者必明于权,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。至德者,火弗能热,水弗能溺,寒暑弗能害,禽兽弗能贼。非谓其薄之也,言察乎安危,宁于祸福,谨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。故曰,天在内,人在外,德在乎天。知天人之行,本乎天,位乎得;蹢躅而屈伸,反要而语极。」 曰:「何谓天?何谓人?」 北海若曰:「牛马四足,是谓天;落马首,穿牛鼻,是谓人。故曰,无以人灭天,无以故灭命,无以得殉名。谨守而勿失,是谓反其真。」"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尽。与物相刃相靡,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,不亦悲乎!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,可不哀邪!人谓之不死,奚益!其形化,其心与之然,可不谓大哀乎?人之生也,固若是芒乎?其我独芒,而人亦有不芒者乎?


适来,夫子时也;适去,夫子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。


东郭子问于庄子曰:“所谓道,恶乎在?”庄子曰:“无所不在。”东郭子曰:“期而后可。”庄子曰:“在蝼蚁。”曰:“何其下邪?”曰:“在稊稗。”曰:“何其愈下邪?”曰:“在瓦甓。”曰:“何其愈甚邪?”曰:“在屎溺。”东郭子不应。


自夫子之死也,吾无以为质矣!吾无与言之矣。


吾所谓无情者,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,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。


不知说(悦)生,不知恶死,其出不沂,其人不距,脩然而往,脩然而来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忘其所终,受而喜之,忘而复之,是之谓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。


道行之而成,物谓之而然。恶乎然?然于然。恶乎不然?不然于不然。物固有所然,物固有所可。无物不然,无物不可。


夫言非吹也,言者有言,其所言者特未定也。果有言邪?其未尝有言邪?其以为异于珒音,亦有辩乎,其无辩乎?


孝子不谀其亲,忠臣不谄其君,臣子之盛也。


在上为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。夺彼于此,何其偏也。


阴阳于人,不翅于父母,彼近吾死而我不听,我则悍矣,彼何罪焉。


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。材与不材之间,似之而非也,故未免乎累。


外物不可必


"送君者皆自崖而反, 君自此远矣。"


"真者,精诚之至也,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,故强哭者,虽悲不哀,强怒者,虽严不威,强亲者,虽笑不和。真悲无声而哀,真怒未发而威,真亲未笑而和。 真在内者,神动于外,是所以贵真也。"


辩也者,有不见也。


吾闻楚有神龟,死己三千岁矣。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。此龟者,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?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?


老聃曰:是于圣人也,胥易技系,劳形沭心者也。


知无用,而始可与言用矣。夫地,非不广且大也,人之所用容足耳。然则厕足而垫之致黄泉,人尚有用乎?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。


外物不可必,故 龙逄 诛, 比干 戮, 箕子 狂, 恶来 死, 桀 纣 亡。


道人不闻,至德不得,大人无己’。约分之至也。”


不厌其天,不忽于人,民几乎以其真。


“吹嘘呼吸,吐故纳新……为寿而已矣。”


"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 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 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: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!”"


视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


其以为异于瞉音,亦有异乎?其无异乎?


夫为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。


绝云气,负青天。


你和我辩论,你胜了我,我果真就错了吗?究竟谁对谁错,在你我二人之间是无法断定的。请第三者来,也无法断定是非。因为第三者如果持有与你我相同的意见,就没有资格断定;如果持有与你我不同的意见,也没有资格断定


子贡曰:“嘻!先生何病?”原宪应之曰:“宪闻之,无财谓之贫,学而不能行谓之病。今宪贫也,非病也。”子贡逡巡而有愧色。原宪笑曰:“夫希世而行,比周而友,学以为人,教以为己,仁义之慝,舆马之饰, 宪不忍为也。”


儒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则莫若以明。


眇乎小哉!所以为人也。謷乎大哉!独成其天


郢人垩漫其鼻端,若蝇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运斤成风,听而斫之,尽垩万里鼻不伤,郢人立不失容。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尽,与物相刃相靡,其行尽如驰,而莫能止,不亦悲乎?


泉涸,鱼相处于陆,相昫以湿,相濡以沫,不去相忘于江湖。


彼正正者,不失其性命之情气故合者不为骈,而枝者不为跤;长者不为有余,短者不为不足。


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


无以人灭天,无以故灭命,无以得殉名。谨守而勿失,是谓反其真。


赍万物而不为戾;泽及万 世而不为仁;长于上古而不为寿;覆载天地、刻雕众形而不为巧。


钱财不积 则贪者忧,权势不尤则夸者悲,势物之徒乐变。


吾观之本,其往无穷;吾求之末,其来无止。


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


“其来无迹,其往无崖,无门无房,四达之皇皇也”。


昔日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适志与!不知周也。


今我则已有谓矣,而未知吾所谓之其果有谓乎,其果无谓乎?


抟扶羊角而上者九万里。


夫列子御风而行,泠然善也,旬有五日而后反...


寻常之沟,巨鱼无法还其体,泥鳅为之制


"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 译:大树不必夭折于刀斧,也不会有什么事物伤害它,没有可用之处,哪里又会有什么困苦呢?"


知南而北游


千岁厌世,去而上仙,登彼白云,至于帝乡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如醴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


知穷之有命,知通之有时,临大难而不惧者,圣人之勇也。


几矣。鸡虽有鸣者,已无变矣,望之似木鸡矣,其德全矣;异鸡无敢应者,反走矣。


厨人拢尹伊,五羊之皮笼百里奚,非拢而得,无有也。


死生为昼夜


万物一齐,孰短孰长?道无终始,物有死生,不恃其成;一虚一满,不位乎其形。年不可举,时不可止;消息盈虚,终则有始。是所以语大义之方,论万物之理也。物之生也,若骤若驰,无动而不变,无时而不移。


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钧,是之谓两行。


天在内,人在外,德在乎天。知天人之行,本乎天,位乎得;蹢而屈伸,反要而语极。


千金,重利;卿相,尊位也。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牲乎?养之数岁,衣以彩绣,以入太庙。当是时,虽欲为孤豚,岂可得乎?子亟去,无污我。我宁曳尾于污渠之中而自快,不为有国者所羁,终身不仕,以快吾志焉。


齐谐者,志怪者也。


以知为时者,不得已于事也;以德为循者,言其与有足者至于丘也,而人真以为勤行者也。


“庄周闻其风而悦之,以谬悠之说,荒唐之言,无端崖之辞,时恣纵而不傥,不以觭见之也。”


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,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。


“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肤若雪,绰约若处子,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。”


"夫吹万不同,而使其自己也,咸其自取,怒者其谁邪? 译:气流吹拂各不相同的万物,而使它们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,这不过是气流驱动万物本身发声罢了。万物之声都是自己招致的,发动者还有谁呢?"


夫至人者,上窥青天,下潜黄泉,挥斥八极,神气不变。


丘也与女,皆梦也;予谓女梦,亦梦也。是其言也,其名为吊诡。


夫以利合者,迫穷祸患害相弃也。


平者,水停之盛也,其可以为法也,内保之而外不荡也。


5. 宋人有曹商者,为宋王使秦。其往也,得车数乘;王说之,益车百乘。反于宋,见庄子曰:“夫处穷闾厄巷,困窘织屦,槁项黄馘者,商之所短也;一悟万乘之主而从车百乘者,商之所长也。”庄子曰:“秦王有病召医,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,舐痔者得车五乘,所治愈下得车愈多。子岂治其痔邪,何得车之多也?子行矣!”


4. 任公子为大钩巨缁,五十犗以为饵,蹲乎会稽,投竿东海,旦旦而钓,期年不得鱼。已而大鱼食之,牵巨钩錎,没而下骛,扬而奋鬐,白波若山,海水震荡,声侔鬼神,惮赫千里。任公了得若鱼,离而腊之,自制河以东,苍梧已北,莫不厌若鱼者。已而后世辁才讽说之徒,皆惊而相告也。夫揭竿累,趣灌渎,守鲵鲋,其于得大鱼难矣,饰小说以干县令,其于大达亦远矣,是以未尝闻任氏之风俗,其不可与经世亦远矣。


“山木,自寇也;膏火,自煎也。”


藏舟于壑,藏山于泽,谓之固矣。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,昧者不知也。


安时(常)处顺 。(道法自然,看透了生死,人生于自然,死于自然,任其自然,则本性不乱;不为境所扰,随时而行,应事而变。不要只看字典上的解释,太一般。语出《庄子。养生主》:适来,夫子时也;适去,夫子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入也。)


目彻为明,耳彻为聪,鼻彻为颤,口彻为甘,心彻为知,知彻为德。 凡道不欲壅,壅则哽,哽而不止则跈,跈则众害生。物之有知者恃息。 其不殷,非天之罪。天之穿之,日夜无降,人则顾塞其窦。胞有重阆, 心有天游。室无空虚,则妇姑勃谿;心无天游,则六凿相攘。大林丘山之善于人也,亦神者不胜。


2.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,引之盈贯,措杯水其肘上,发之,适矢复沓,方矢复寓。当是时,犹象人也。伯昏无人曰:“是射之射,非不射之射也。尝与汝登高山,履危石,临百仞之渊,若能射乎?”于是无人遂登高山,履危石,临百仞之渊,背逡巡,足二分垂在外,揖列御寇而进之。御寇伏地,汗流至踵。伯昏无人曰:“夫至人者,上窥青天,下潜黄泉,挥斥八极,神气不变。今汝憷然有恂目之志,尔于中也殆矣夫!”


1.庄子送葬,过惠子之墓,顾谓从者曰:“郢人垩墁其鼻端若蝇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运斤成风,听而斫之,尽垩而鼻不伤,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闻之,召匠石曰:‘尝试为寡人为之。’匠石曰:‘臣则尝能斫之。虽然,臣之质死久矣。’自夫子之死也,吾无以为质矣!吾无与言之矣!”


怪力乱神,子所不语,六合之外,存而不论。


夫流遁之志,决绝之行,噫,其非至知厚德之任与!


6. 庄周家贫,故往贷粟于监河侯。监河侯曰“诺!我将得邑金,将贷子三百金,可乎?” 庄周忿然作色曰“周昨来,有中道而呼。周顾视,车辙中有鲋鱼焉.周问之曰:‘鲋鱼来,子何为者耶?’对曰:‘我东海之波臣也.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?’周曰:‘诺!我且南游吴、越之王,激西江之水而迎子,可乎?’鲋鱼忿然作色曰:‘吾失吾常与,我无所处。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。君乃言此,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!’”


我非君,岂知君意?君非我,安知我心?


惠施多方,其书五车。


其美者自美,吾不知其美也,美而不自知,吾以美之更甚。


“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,则必摄[shè]缄[jin]縢[téng]、固扃[jing]鐍[jué];此世俗之所谓知(通智)也。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;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。然则乡(通向)之所谓知(通智)者,不乃为大盗积者也?”
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


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


来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


相视而笑,莫逆于心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;已而为知者,殆而已矣。


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。


独善其身者,难成大事。


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


上一条笑话

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笑话哦,发表于:2018-12-03 13:14

上一篇:没有了   下一篇:没有了
爆笑笑话